青燈涼盞一壺酒

关于

她說的可真沒錯 這個職業做久了會失去感恩 圈子如此

【橋七】それでいい

1.


那應該是很久遠卻並沒有什麼特殊的一日,只不過是紙袋底破了個洞,水果店買的梨子滾落在了乾淨的馬路上。西野咬了咬唇,邊上目光灼灼下只能盡己所能快速的撿起,但懷裡又已經無法再放下更多。

瘦長白皙的手撿起了滾到路側遠處的最後兩隻梨子。

西野埋著頭道了聲謝。手的主人用著熟悉又陌生的沉靜聲線輕輕呼喚了一聲。

「なぁちゃん?」

於是這才把畏懼的視線抬起來,在略高的人臉上掃視了一下,點了點頭。

對方漂亮的臉由於高挺的鼻和淡然的表情而顯得有些不近人情。 共同在一個跌跌撞撞學飛的偶像團體,成為了老師口中「你們今天開始就是夥伴了」的橋本。 

一切都很陌生,東京...

對我來說 大概是如果沒能看見熠熠生輝的今日的你的話 可能會有機會在這個陌生國度遇到平凡的你。但怎麼說呢,我對你的選擇,感到驕傲和欽佩。

【櫻七】確信犯

「我知道娜醬的秘密。」


捧著從圖書館借出的星空圖鑒,櫻井穿過悠長的長廊,耳邊是放課後操場上熱鬧的部活喧囂聲。


本應該只有一個人的天文部活動室里卻傳來了對話的聲音。


櫻井停住了腳步,裙角被過道的風吹拂搖曳。手撫上天文部的大門,櫻井側身傾聽。


「雖然…なな還是想說出來。高山さん,我喜歡你…」


是西野的聲音。櫻井捏緊了手中的書,舌尖傳來了苦澀的滋味。


大概有那麼長的沉默,世界兀然安靜了下來。


「抱歉」高山聲音沉穩卻柔和,「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。」


「…那一定是很好的人吧。能被高山さん喜歡的話。」


能聽見西野比平時略顫抖的聲音,櫻井松...

【橋七】分手遊

0.


睜眼的時候意識還不甚清醒,朦朦朧朧間看到一束日光投射到有著歲月侵蝕痕跡的天花頂,然後大腦開始運作了起來。是了,這是荒誕的分手游第一日,西野長歎一聲,頂著一頭亂髮把被子又蓋到了臉上。

「最後一次吧,要一起去嗎?」仿佛鬼迷心竅一般,西野抿了抿唇,算是點頭答應了。


1.

聽到掛在窗邊的風鈴輕輕搖動的聲音,西野赤著足捂著空空的胃從旅館的榻榻米上站起,貓著腰拉開了紙門。

旅館的女將是熟悉的老人,第二次來到這個地方,橋本還是選擇住進了這裡。女將在走廊上擦著懸掛的和書框,西野問了聲好,老人也笑著喚了聲七瀨小姐。

門被推開的瞬間,風鈴發出清脆的搖曳聲,橋本一身...

自由與孤獨 睿智又愚昧

【橋櫻】颱風過境

路上的行人步履匆匆,空氣里帶來了塵土潮濕而刺鼻的氣息。信號台的廣播提醒掛上了八號風球,櫻井默默調低耳機的音量,左手按緊了頭頂的帽子。



要不然就不去了。櫻井這樣想著。在車站標誌牌前駐足。



風越來越大,終於隨著暴雨的傾盆,車站的預警鈴響起停運的廣播。



“玲香?”



狂風肆虐的聲音緊緊的貼著這間狹小的房間,斷裂崩塌毀滅的轟鳴持續不斷,攜帶著暴雨撞擊在似乎不那麼牢靠的玻璃上,讓心臟不時揪緊的跳動。



橋本挽起袖子,在櫻井的眼前把厚厚的窗簾...

【さゆまい】バラバラ

Scene 1


1、自助餐
松村對於吃非常執著。但是自助餐的話,一人食還是十分猶豫。提了提手上的便利袋,第五次的裝作閒逛走回店門口,特意放慢了腳步給自己默默打氣。猝不及防被拍了拍肩膀。「好巧,餓了呢,要一起吃自助餐嗎?」彼時笑著拉起松村空著的那隻手的,是剛結束家庭聚餐的白石。

2、早起
因為明日有通勤要早起,早早地互道了「おやすみ」後,白石伸長手把酒店床頭櫃上的燈按鈕按關了。調整了一下睡姿,呼吸在黑暗中慢慢變得平穩下來。過了許久睡意漸襲。「吶,麻衣羊。」對面床的松村輕輕開口,「一個人睡不著,可以一起睡嗎。」白石嗯了一聲掀開被子,聽到了對面躡足走近,隨即略高的溫度貼進了懷中。「好了,這樣可以...

1/4

© 涼塵盞 | Powered by LOFTER